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贵州省文史馆“山骨讲堂”第三期 田青主讲

发布时间:2017-06-25 09:10:19   来源:贵阳网-贵阳日报  

  ■人物名片  

    田青,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现为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宗教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近日,贵州省文史馆“山骨讲堂”2017年第三期开讲。中央文史馆馆员、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田青先生,受邀作“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的主题演讲。讲座上,先生结合自身丰富的调研经历,解析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保护现状,以及之于当代中国建设的重要性。

  先生认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要从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开始。一百年来,我们对待自己的传统文化经历了几次大的反转,但今天中国人的共识就是弘扬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文化自信的根本。

  “三个数字”了解中国人的心理

  讲座伊始,田青先生讲述了他在美国访学的一段经历。当时,一位美国学者向他提出了一种现象和一个问题:“在中国,大家都会提起四大发明。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着重强调四大发明呢?在西方,很多国家都诞生过伟大的发明,仅仅一个爱迪生的发明就成千上万,但都不会向中国人这样。”

  田青先生回答说,要了解中国人的心理,需要理解三个数字。第一个数字是“5000”,中国有五千年的辉煌文化史,每一位国人都为此自豪;第二个数字是“100”,近一百年来,一个堂堂的“天朝上国”被欺负打压得几无还手之力,几亿国人被视为“东亚病夫”,差点当了亡国奴。这一百年,就是中华民族的屈辱史。

  “一百多年前,不甘心亡国灭种的中国人,开始强兵兴国,改变自己的民族命运。”田青说,要改变命运,第一步是寻找落后的原因。在当时,几乎所有的精英知识分子达成了一个共识:我们之所以落后挨打,是因为我们的传统文化出了问题。

  “所以我们要对自己的文化动手。孔家店是我们自己砸的。当时的文化大咖,在同传统文化的决裂上,一个比一个激进,一个比一个决绝。只有极少数人在坚守,如辜鸿铭这样的‘遗老遗少’。”田青说,不仅革命者如此,被革命的清政府也如此,“宣统年间就发布过一则《废庙兴学令》,把所有的庙都改建为新式学堂。”随后五四运动兴起,提倡白话文和简体字,引进西方的德先生与赛先生——一百年来,中国传统文化就这样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且几乎从我们的教育体系里排挤出去了。

  田先生的第三个数字是“30”。改革开放三十年,不但在中国历史上,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先生说,这三十年,中国传统文化重新得到提倡。他以本人为例说明:“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受的是新式教育,上学时没人教我们传统文化。只好自学传统音乐、小学训诂、诗词曲赋这些东西。”学得越多,他发现自己的传统文化依旧是碎片的、不成系统的,且存在大量的空白。

  不管学的多寡,在田先生看来,随着三十年来中国国力的强盛,大家都有心重拾中国传统文化,寻找民族的文化自信。“于是,国人都会提中国有五千年文明,有四大发明。”

  传统文化不能简化为儿童启蒙读物

  “现在大家都说要弘扬传统文化,但多少人懂传统文化?”田青先生提到一种现象,很多讲传统文化的人,把传统文化等同于国学,把国学等同于儒学,又把儒学简单地理解成孩子们背的《弟子规》,《三字经》。这些东西当然是传统文化,但只是传统文化的浅层次,是传统文化的表层。

  提及中国的传统文化,先生将其形象地比作“三根柱子两层楼”。对此,他在讲座上做了具体阐释——

  “三根柱子,大家都知道最简单的物理原理,不能少于三根柱子才能撑起一个物体,凳子最少要三条腿,两条腿是站不住的,所谓三足鼎立。中国的传统文化也起码是三根柱子,哪三根柱子呢?就是儒释道。”

  儒是儒学,孔子、孟子这都是代表人物。释,释迦牟尼的释,就是佛学,佛教从公元前后传入中国到今天差不多2000多年,早已经中国化了,变成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道,道家、道教,这是我们中国的本土宗教,是中国唯一的、土生土长的,我们中国人自有的宗教。儒释道三者共同构成了中国的传统文化,缺一不可。现在很多人只谈儒,不谈佛道,无论是从历史上看还是从文化上看都是片面的。儒释道这三者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力量,所谓‘以儒济世、以道修身、以佛养心’,儒释道三者在构成中国人的人格方面是分工不同,各有侧重,但是缺一不可的。

  “两层楼,上面一层的文化是由文人创造的精英文化,包括孔孟老庄,唐诗宋词元曲,这些东西的共同载体是汉字,是借汉字传承的中华文化。一提传统文化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从李白、杜甫到曹雪芹,都是这些。但是很多人常常忽略了楼下还有一个底层。这个底层不是低下的意思,其广大,其高远,其丰富,其精彩,都超出许多人的想象。这部分文化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他的载体是语言,就是我们所说的口头文化。”

  看重口头文化这“一层楼”

  田青先生特别重视口头文化这“一层楼”。他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了不起的举动,即提出“人类口头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概念,其特点就是口口相传,与以文字为载体的精英文化不同,包括以昆剧为代表的传统戏剧,还有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技艺,尤其是我们各种各样的手工技艺,包括苏绣等等。也包括我们的民俗、节日,如民俗当中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内容、形式,从剪纸,贴窗帘,服装,生产、生活当中的一切传统,都是。当然,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会有物质的载体,比如说中国的瓷器制造,瓷器本身是物质的,但是如何制造这个瓷器,这个技艺的核心是非物质的。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是所有精神的东西,包括保护传承技艺的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对我们而言有没有重要的意义呢?田青先生认为意义重大:“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我在一个大学讲课的时候问学生,你们设想一下:在传统社会,一个农村子弟,他是千百万农村人民中的一个,他没有读过书,没上过一天学,他不识字,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他甚至没有名字,没有学名,只有一个乳名,他是社会传统社会中几亿人中的一个。但是,他不但知道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知道勤俭持家,还知道孝顺父母,知道二十四孝故事,甚至,在国家危难的时候,他会挺身而出,知道精忠报国!他虽然一字不识,但是他可能会给你滔滔不绝地讲杨家将,讲岳飞传,他知道赵子龙,知道关云长,知道梁红玉,也知道秦桧,知道金兀术,他爱恨分明,他有强烈的道德感,邻居家有谁不孝顺父母他会谴责,会不齿!”

  请问,这样的人从哪里知道的忠孝廉耻?从哪里知道的仁义理智信?“他听说书,他看戏,他过传统节日!他就是从这些丰富的、和中国人的生活融为一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当中,不但有了深层的道德感,有了生动的历史知识,也有了一个中国人的自我认知!”田先生说,就是这些东西,使每一个中国人保持着他的基本人格,他会健康地度过一生,他会用同样的方式教育自己的子女,从而保持了中国社会千百年来基本的结构和文化的传承。

责任编辑:赵子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