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贵阳寻城记:毛公馆里话往昔 探访老贵阳风貌

发布时间:2015-01-23 14:55:54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作为贵阳的“民国四大建筑”之一,中华北路旁的毛公馆在建成后的89年间,曾见证军阀统治,红军长征和抗战中故宫文物南迁等历史。由于权属沿革和使用情况不清,藏身闹市的毛公馆年久失修、瓦片零落,引人叹息。所幸,2014年8月4日,由贵阳市文广局牵头启动毛公馆修缮保护工作,为后人了解老贵阳保留了一个史证。

毛公馆老宅之一, 老人们回忆,50年前公馆的大玻璃窗都有斑斓的色彩

    作为贵阳的“民国四大建筑”之一,中华北路旁的毛公馆在建成后的89年间,曾见证军阀统治,红军长征和抗战中故宫文物南迁等历史。

    由于权属沿革和使用情况不清,藏身闹市的毛公馆年久失修、瓦片零落,引人叹息。所幸,2014年8月4日,由贵阳市文广局牵头启动毛公馆修缮保护工作,为后人了解老贵阳保留了一个史证。

    风貌

仿欧窗户

公馆走廊间的罗马柱

手工木质护栏

    从喷水池沿中华北路行至贵阳银行总行处,前行约百米左手处即是中华北路157号,毛园湘菜馆的石柱门头斜坡向里直通毛公馆院坝。

    两百平方米左右的院坝里,孩子在停放的私家车间穿行玩耍。举目四望,三座青砖古建与闹市繁华顿有时光交错之感。

    踩着吱吱响的木板梯,目光所及之处难掩破败,随处可见的蜘蛛网上也积着尘埃。宽大的骑廊下,圆形的拱门已被砖块封堵成房间,但极富历史感的建筑样式难掩其辉煌身世。

    溯源

被多次翻修的骑楼

屋檐下褪色的红砖

院里还留着旗杆

厢楼上的木质扶梯

    据史载,眼前凋敝的“毛家公馆”始建于1926年,为时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副军长的毛光翔官邸。

    1929年第二十五军军长、贵州省主席周西成与滇军交战战死于镇宁,按照军职及亲属(周西成与毛光翔为亲表兄弟),毛光翔接替其位,并于当年在贵阳宣布就职。不久后毛家公馆竣工,毛光翔入住直至1932年下野搬离。

    作为老贵阳城内继王伯群公馆之后的第二栋仿欧建筑。1935年3月红军四渡赤水时,蒋介石带着宋美龄和一批亲信、将军飞抵贵阳企图围歼红军,行营就设在毛公馆。抗战期间,故宫文物南迁,毛公馆也曾作为文物中转地。

    风雨89载,眼前残存的毛公馆依然保留着三层主楼及连通的转角跨楼,以及主楼一侧的二层厢楼围成一个占地两百平左右的院坝。

    院中最早的住户记得,解放后,这三栋老宅里先后作为乌当行政中心、贵阳市妇幼保健院、贵阳市水电、农林系统、建筑公司等单位办公地。毛公馆属地六广居委会黄盟茵书记称,眼下,老宅及周边还居住着三十多户各系统的家属,共计一百多人。

    周边

    如今毛公馆门牌号换成了中华北路157号,78岁的丰必芬是院中老住户。

    丰必芬说,解放前从铜像台(今喷水池)到北书巷(今六广门)之间是条宽不过六七米的土沙路,一路登高,最陡峭处有近40度斜坡,主路几经弯转两侧连接巷道。“铜像台到今黔灵西路口叫广东街;黔灵西路口至毓秀路口段叫南京街”, 丰必芬解释,街名由来或与沿街两地的商贩集中有关。“夏天晚上常搬个小马凳在路边的绸缎铺前看路人,黄包车夫拉人从南京街到广东街进城,不费力一路小跑,有时刹不住还要摔跟头”。

    关于中华北路两侧的建筑,老人记忆最深的还有解放初期,与毛公馆相邻的贵阳卫生材料厂。“生产草纸,两尺长一尺宽为一垛,解手用,还赶不上现在的丧事钱纸。”70岁的王彭刚回忆,卫生材料厂当年已是砖瓦房且独立成院,与中华北路路面垂直不低于五六米高。“其他路两边都是板板房,出了六广门再往北(今市北路一带)全是菜地和坟坡坡了”。

    今六广门体育场是杨森于1945年修建的贵州省第一个综合体育场,建成初期共留有三座石砌出入门,分别是抗战门、胜利门和建国门。王彭刚回忆,石砌主席台有两米多高,台面不低于20平米。解放初期除了少数体育比赛外,这里多是“蒋残匪”“地方武装一贯道”等各种名目的批斗会举办地。“每次批斗会围观者少则几百人,多则三两千,宣布完罪行,就用红汽车(刷红的汽车)拖到陈家坡(今贵阳大剧院)附近枪毙。”

    记忆

韦必芬(左)和芦中秀(右)在院坝中晒太阳

    “能搬进毛公馆算是组织福利”,主楼一层正中间住着75岁的芦中秀,年轻时她随丈夫从惠水来到贵阳。1966年,丈夫在水电局打工,由于做得一手好木工,转正后不仅每天有一块二角钱的工资,还分到毛公馆跨楼的一间过道里居住(当年水电局在此办公)。“过道两头用竹篾一堵死,小家就这么出来了”。

    芦中秀回忆,当年回家要穿过毛公馆连接中华北路的一个石拱门,院坝里有一塘荷花池并附有木质拱桥,各种花木常年不败。“当年不仅是城北最好的房子,坐在家门口能望见春雷广场(筑城广场)”。

    毛公馆宅后,30余户民房或依墙搭建,或独建一隅,彼此间以不足一米的巷道相连。50岁的张静出生毛家大院,目前也有一套自建房。

    “小时候最爱在院坝中的防空洞里面躲猫猫,在周边的小四合院里打游击。”1958年张静的外公从部队转业分到乌当区委工作(毛公馆内办公)。张静童年记忆中,院坝里的防空洞洞门高有两米,宽四米多,内置空间有90平米大小,雨天洞中央灌水,两边沿壁有石凳。

    “防空洞的另一个出口通往今天的六广门市体委附近,路面上曾有三处黑瓦当顶的四合院,儿时我就住其中一个院坝里”。张静听长辈说这三处四合院最初是毛家的佣人和部分工作人员住所,民国34年(1945年)酷爱体育运动的杨森主政贵州后,修建跑马场(今六广门体育场前身)并将四合院改成圈养饲马地。遗憾的是文革期间防空洞连同四合院一并拆毁。

责任编辑:朱可翔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