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赤水河畔 马蹄声碎度雄关:探寻鸡鸣会议之谜

发布时间:2015-01-16 12:54:35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1935年2月5日,一渡赤水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曾来到川滇黔三省交界处召开会议,完成最高层领导的组织调整,决定以张闻天代替博古负责中央总责任,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上的帮助者,史称“鸡鸣会议”。由于三省交界之间距离最多不过百米,人们不禁质疑:鸡鸣三省是泛指整个区域还是毕节市的那个鸡鸣三省村?因此关于鸡鸣会议的会址,近年来争论非常激烈,三个省都拿出了依据。

    大事记(1935年1月-1935年3月)

    ▲1月19日,中央红军向习水县土城镇、赤水前进。

    ▲1月27日,红军主力与川军8个团在土城镇展开激战,我军伤亡3000多人。

    ▲1月29日,红军分三路向西一渡赤水河,进至川南地区。

    ▲2月5日,红军抵达鸡鸣三省村召开会议,改向兵力薄弱的云南省扎西地区前进。

    ▲2月18日至21日,红军在扎西完成整编后,从川南等地二渡赤水河,向黔北急进。

    ▲2月24日至2月28日,红军击溃敌军取得遵义大捷,共毙伤敌2400多人,俘敌3000余人。

    ▲3月10日,红军召开苟坝会议,放弃攻击打鼓新场,转而进军仁怀鲁班场。当月16日从茅台镇第三次渡过赤水河进入川南。

    ▲3月20日至22日,毛泽东命红军从川南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再入贵州。当月31日,红军主力渡过乌江,脱离敌人的包围圈。

红军四渡赤水纪念塔

    观坝村里朱德发令

    1935年1月19日,中央政治局成员由遵义城抵达泗渡镇观坝村,召开遵义会议以后的第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泗渡会议”。会后,朱德签发了《我军渡江工作计划》。

    “在这个计划中提到,红军将渡过赤水河、长江,前往川东南,转入新的活动地域,协同红四方面军,在川西北方面实行总的反攻。”何烨说。

    同时,红军总政治部还要求红二、六军团在川、黔、湘、鄂等地区边境活动,制造深入川东地区的假象,以牵制敌军;另外,要求红四方面军积极向重庆方向运动,掩护中央红军渡江,并在中央红军渡江后,发起嘉陵江战役,配合中央红军与川军决战,以打通川西北联系。

    遵义市文物局文保科副科长何烨认为,从这份计划看出,红军之后的渡赤水河、进军川西北等军事行动,早有部属,并非偶然。“只不过后来因为突发情况,渡河地点和时间等发生变化。”他说。

    赤水河畔 马蹄声碎度雄关

    1935年1月至3月,中央红军在毛泽东指挥下,实行灵活机动的运动战方针,四次渡过赤水河迂回于川、黔、滇边境,取得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

    如今行走在被誉为“美酒河”的赤水河畔,酒香扑鼻之际,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红军战士借烈酒解乏疗伤后,再踏战场奋勇杀敌的场面……

    ■1935年的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依旧面临敌人的围追堵截。为甩开敌人,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出奇兵,在运动战中不仅歼灭大量国民党军,也牢牢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毛泽东戎马一生,回顾往事曾说过,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得意之笔”。如今记者再访赤水河畔,寻访那段烽火峥嵘……

青杠坡战事急 朱德亲上前线

    遵义会议后,在敌人各路大军分进合击的情况下,中革军委决定红军由遵义北上渡过长江进入川西北。

    1935年1月19日,中央红军分三路向习水县土城镇、赤水前进。26日,毛泽东在向土城行军途中,同朱德、周恩来等察看地形,建议在土城以东的青杠坡谷地围歼尾追的川军。

    在土城镇老街上,现年91岁的张邦珍,依旧记得红军到她家的场景。“那年我10岁,和妈妈、哥哥在家准备过年的面粉。”张邦珍说,当时有3个红军住进她家。红军大部队到土城后,就忙着刷标语,还将国民党写的反动标语抹去。

    同年1月27日至28日,红军在土城镇青杠坡与川军激战。据习水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袁正纲介绍,青杠坡一战因情报有误,红军误将川军的8个团当成4个团,激战两天我军伤亡3000多人仍未获胜。

    这一场恶战打到最后,不仅派出干部团,最后连总司令朱德也上了前线。毛泽东从川敌俘虏处获知对方兵力为8个团时,决定撤出战斗,主力分三路从猿猴场、土城南北地区一渡赤水河,向四川南部古蔺、叙永前进。

    毛泽东提马灯 深夜紧急建议

    1935年2月5日,红军抵达川滇黔三省交界的鸡鸣三省村召开会议。由于此时敌人在川南增兵,中革军委又改向兵力薄弱的云南省扎西地区前进。

    同年2月18日至21日,在扎西完成整编后,红军在赤水河畔的四川太平、二郎与贵州境内的淋滩渡口二渡赤水进入贵州。2月24日至2月28日的5天内,红军先后在桐梓、娄山关、遵义击溃敌军,实现遵义大捷。

    同年3月10日晚,红军战略转移来到遵义县枫香镇的苟坝村,在名为卢家大院的四合院里开会,讨论是否攻打50公里外敌人防守空虚的打鼓新场(今日的金沙县城)。毛泽东此时已任前敌司令部政委一职。

    遵义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刘四野说,当年在会上,只有毛泽东反对进攻。“实际当时敌人已调集约40万的军队集结,准备在打鼓新场消灭红军。”刘四野说,由于建议未被采纳,毛泽东还说“你们硬要打,我就不当这个前敌司令部政委了!”尔后,他果真被参会者“表决免掉”职务。

    会议结束已是深夜,毛泽东虽没了职务,但想到红军面临险境,他便提着马灯从大院出来去找周恩来商量。当时周住在距卢家大院1公里外的民居内。

    “周恩来认同毛泽东的意见,和他一起去找朱德。”刘四野说,最终三人达成一致并说服其他将领,取消打鼓新场进攻计划。后来毛泽东也恢复了前敌司令部政委职务。

    “当年毛主席提着马灯去找周恩来的那条路,后来叫它‘真理路’。”今年86岁、曾住在大院的卢敏老人说,如今大院变成苟坝革命遗址,但他还是不时回来,向参观者讲述那段“毛主席真理越辩越明”的故事。

图为土城渡口

    乡亲自发上阵 掩埋阵亡人员

    在苟坝会议前,蒋介石前往重庆督战,调重兵包围红军于遵义与仁怀交界的鸭溪、枫香一带。由于军情紧急,中革军委决定于1935年3月15日主动进攻仁怀南部的鲁班场(今鲁班镇)以打开突破口。“在鲁班场战斗中,红军激战一天伤亡400余人,国民党周浑元纵队伤亡300多人。”遵义市长征学会常务副会长黄先荣说。

    现年92岁的肖永香,是鲁班战斗见证者之一。她说,红军抵达鲁班几天前,国民党已在山上筑起工事。15日天还没亮,她就被枪声惊醒。“枪炮声很大,村里人不敢出门。”肖永香说,傍晚6点后枪声稀疏,后来才知道交战双方已撤走。第二天上午,当时12岁的她和乡亲自发到战场上掩埋阵亡者,捡了不少子弹壳。

    就在3月15日晚,红一军团部分兵力趁敌人防守空虚,在茅台镇攻下茅台渡口。攻打鲁班场的红军主力得知渡口攻下,在3月16日转移至茅台三渡赤水,进入川南地区。

烈酒当药治伤 将士再上疆场

    此时,蒋介石以为红军又要北渡长江,于是调整部署兵力向川南压逼。为造成敌人的错觉,红军以1个团伪装主力向川南前进引开敌军。

    随后,3月20日至22日,毛泽东又命红军主力从太平渡、二郎滩、九溪口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再入贵州境内。至31日,除红9军团于乌江北岸牵制敌人外,红军主力向南全部渡过乌江,巧妙脱离了敌人的包围圈。

    “红军在茅台镇活动期间,一个流传的故事是用茅台酒‘洗脚’。”黄先荣说,红军长征到贵州时,从苏区出发的药品已用完。当时的茅台酒高达72度,除了饮酒驱寒解乏外,完全可当酒精用来擦脚上的伤口消毒。因此,用茅台酒“洗脚”实际是当年红军战士疗伤的一个写照。

    “都说茅台镇的酒好,这次才知道它和红军还有那么多渊源,喝下去就像看到当年他们英勇战斗的场面。”2014年11月,记者在茅台镇采访时,一位浙江游客这样说。

左边的山崖为云南省境,右边为四川,贵州居中

    征程·人物

    国民党区长救助受伤红军

    隆兴镇淋滩渡口位于习水县城40公里外,是红军当年二渡赤水的渡口之一。据习水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袁正纲介绍,当时渡河前后中,有不少红军受伤,时任国民党赤水县第七区区长的刘纯武,在政治上深明大义,利用其国民党区长的身份,隐蔽、保护受伤红军。

    刘纯武的儿子、今年70岁的刘富林告诉记者,当年父亲在辖区内派人寻找受伤掉队红军,安排到自己家中养伤。

    而在四川古蔺境内,也有不少掉队红军,悄悄来到刘纯武这里治疗。对伤愈要回老家、或是寻找部队的红军,刘纯武还发给路费。

    “这么多人留在家中要有饭吃、有事做。”刘富林说,于是父亲在当地开办了糖厂、铁厂等,用于安置红军。他还利用自己的身份,成立地方武装保商队,将其中10名未离开的红军,编入保商队。

    据《习水县志》记载,刘纯武当年救下的红军,共有50多人。

    征程·拾遗

    敌机来袭投下四枚炸弹

    遵义县枫香镇苟坝村的卢家大院,是卢家由祖上始建于清末的老房。1935年3月10日,中革军委在卢家大院开会是否攻打打鼓新场时,国民党也在伺机进行骚扰。

    今年86岁的卢敏说,那时他6岁, 红军来的时候,村里人都躲到屋后面的大山上去了。“我不晓得害怕,还悄悄下山偷看。”卢敏说,当时家里的房子是新修,父母都担心被红军烧掉。不过下山以后,他看到村里的房子都好好的,有大批红军在大院周围站岗。

    “那一天,会场外很惊险。”卢敏说,当天,有国民党的飞机来轰炸,丢下了4枚炸弹,有三枚在房屋周边的田里爆炸,其中一枚就掉在他家房屋的后面。“在山上看到飞机把炸弹丢到屋后面,父母连呼‘完了,房子要毁了’。”他说。

    庆幸的是,这枚落在卢家大院10米远的炸弹,并未爆炸。后来,炸弹被村里一个姓熊的铁匠拆去了。现在,几乎每个去苟坝参观的游客,都会从村民口中听到这个略带传奇色彩的惊险故事。

    探寻鸡鸣会议之谜

    1935年2月5日,一渡赤水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曾来到川滇黔三省交界处召开会议,完成最高层领导的组织调整,决定以张闻天代替博古负责中央总责任,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上的帮助者,史称“鸡鸣会议”。

    由于三省交界之间距离最多不过百米,人们不禁质疑:鸡鸣三省是泛指整个区域还是毕节市的那个鸡鸣三省村?因此关于鸡鸣会议的会址,近年来争论非常激烈,三个省都拿出了依据。当地人说,至少有两个证据可以证明“鸡鸣”会议的会址就在贵州省毕节市林口镇鸡鸣三省村。

    证据一

    周恩来的讲话稿

    鸡鸣三省村是一个距离毕节市区75公里的苗族村落。站在村子里向外眺望,赤水、渭河、倒流水将贵州、云南、四川分割开来,河面最宽不过百米,三河交界处便是三岔河。滇、川两省的土地近在眼前,相隔至多100米。这样的地理位置,与其名称极为相符——鸡鸣三省村,雄鸡打鸣,三省皆能听到。

    据中央党案馆保留的周恩来讲话稿,周恩来曾在1972年的一次会议上提到:“从土城战役渡了赤水。我们赶快转到三省交界处即四川、云南、贵州交界地方,有个庄子名字很特别,叫‘鸡鸣三省’,就在那个地方,洛甫(即张闻天)才做了书记,换下了博古。”。在这篇讲话稿中,周恩来明确提到“鸡鸣三省”是一个“庄子”。

    林口镇88岁的老人侯明扬说,他也有证据能够证明鸡鸣会议的会址是在贵州。因为当年是他亲自带着红军来到村里的。

    毕节市党史办副主任高隆礼说,由于种种原因,鸡鸣会议地址,没能准确记录下来,但这并不妨碍后人的寻找。除了周恩来的讲话外,红军1935年1月26日至2月6日的行军地图上,以及1985年出版的红军在黔西北地图上,都明确标出鸡鸣三省就是在毕节林口镇。此外,民国年间,云南镇雄县教育科科长曾为毕节一土司写过一对联:东临蜀水,西拥滇山,鸡鸣三省钟灵地。

    由此看来,“鸡鸣”会议很可能是在侯扬明生活的村落中召开。

    证据二

    老船工的摆渡

    虽说“鸡鸣”会议的大概位置确定了,但由于当年会议资料的丢失,其具体位置在哪,依然不得而知。在侯明扬的介绍中,记者意外得到了一些收获。

    侯明扬说,当年2月6日,红军离开林口镇后,时隔三天,国民党军队就派人来找爷爷问话,想要打探出红军的行踪。

    侯明扬的爷爷说,他从村里一名罗姓船工口中得知,1935年2月5日凌晨,红军沿着川盐入黔的古驿道来到了赤水河边,依靠罗姓船工渡河,从四川来到贵州。

    随后,国民党派人找来了罗船工问话。该船工回忆,当年他渡红军时,一船所能载下的红军只有15人,红军提着马灯照明,他一共渡了18船,才将所有红军渡过河。过河之后,红军借用了罗船工坐落在三岔河边的房屋,安排人严密防守,进入房中开会,一直开到清晨5点过。说了什么,罗船工无从得知。侯扬明估计,这场会议便是“鸡鸣会议”。

    高隆礼分析,鸡鸣会议之所以开得如此紧急,主要是因为当时红军在土城战役遭受失败,原先由博古、李德、周恩来负责的三人团被取消,其余军团多次来电催促希望确立新领导层,统一安排部署战略计划。

    如今,罗船工当年的房屋在三岔河边已不见踪影。侯明扬说,在上个世纪40年代,三岔河发大水,罗船工家再也无法依靠渡船为生,于是搬离了这里。而那所老屋,不知是被水淹了还是被拆了,如今也已消失。 李慧超 朱海

    征程·解密

    二打娄山关

    1935年1月9日,红军首进遵义后,为保证遵义会议顺利召开,部分红军攻克桐梓县城,获得大量物资,以拒川敌。

    当年2月27日,二渡赤水的红军,再次攻下桐梓,拿下娄山关,于1月28日重占遵义,取得长征以来最大的一场胜仗。

    一打娄山关 红军获军需

    娄山关也称太平关,位于遵义、桐梓两县交界处,是川黔交通要道上的重要关口。

    1935年1月初,中央红军突破乌江天险进入遵义城。为了建立黔北防御,保证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新根据地”,中央军委派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追歼北窜之黔军侯之担部,攻克娄山关,占领桐梓县城。

    据桐梓县长征精神·娄山关开发研究会秘书长田兴文介绍,红军第一次攻克桐梓和娄山关后,当地一些土豪劣绅躲进郊外的蟠龙洞、仙女洞等险要。蟠龙洞洞口是一条河,豪绅进洞后,在洞口筑墙,且有100余人的武装力量把守,易守难攻。“后来,红军将辣椒与柴禾混在一起,半夜接近洞口点燃,并朝洞内扇风,最终,洞内人员因无法忍受投降。”田兴文说。

    据贵州省红色旅游专家黄光荣等人考证,红军在桐梓期间,共计缴获大洋20万块、20多万斤大米以及上万斤食盐。当地裁缝还赶制了3000套军服。桐梓是红军经过的第一座能通电的县城,“有些战士第一次见到电灯,还用电灯来点烟,还有战士将灯泡取走作纪念。”黄先荣说。

    二打娄山关 胡耀邦受伤

    1935年2月,二渡赤水的红军从川南返回贵州再次攻打桐梓和娄山关。

    1935年2月25日晨,中央军委命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负责指挥一、三军团及干部团进攻娄山关,与黔军精锐杜肇华旅第六团的“双枪兵”(注:旧时对抽鸦片的士兵的戏称)遭遇。经过激烈肉搏战,红军大胜。

    2月26日清晨,娄山关上笼罩着浓云密雾。敌军精锐第四团,在援军的掩护下发起疯狂反扑。“28日川军的刘湘也派飞机来增援敌军,在娄山关投下20多枚炸弹,胡耀邦在这次战斗中被炸伤。”战斗持续到下午5点,红军歼灭和击溃敌人四个团,俘敌2000余人,取得了长征以来最大的胜利。

    傍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相继策马登上娄山关,观看刚结束战斗的战场。毛泽东有感而发,写出了他的诗词代表作之一:《忆秦娥·娄山关》。 本报记者 黄宝华

    征程·诗词

忆秦娥·娄山关

(毛泽东)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赏析:《忆秦娥·娄山关》是毛泽东写于1935年的一首慷慨悲烈、雄沉壮阔的词。

    通过在战争中积累了多年的景物观察,以景入情,情中有景,从内到外描写了红军铁血长征中征战娄山关的紧张激烈场景,表现了作者面对失利和困难从容不迫的气度和博大胸怀。

    这首词是毛泽东所有词作中较为出色的作品综观全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情景一体,体现了毛泽东作为诗人的才情和技巧。其结构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上阕取冷色调,下阕取暖色调,色彩对比强烈,感情对比亦同样强烈,反映了作者的乐观主义精神和指挥若定的气魄。

    此词上下两阕,通篇只有四十六个字篇幅虽短,但雄奇悲壮,气势如虹,寥寥数笔,“份量”很重,像一幅出自大师手笔的简笔画,笔简而意无穷,勾勒出一幅雄浑壮阔的冬夜行军图。

    红军坟的传说

    征程·拾遗

    如今的毕节市林口镇,一条大约500米的老路上,不少老房子被换成砖砌新房。当地村民夏启顺说,这条路是红军从鸡鸣三省村来到林口镇以后行经的老路。如今这里被称为“红军街”。

    据老人回忆,在红军街的另一头有一座黑神庙,那是当年红军在林口镇的住所。“我听老人们说过,红军在我们这儿,没有打扰百姓,就在那里住了一晚之后就走了。”当地一位张姓老人说。

    如今,黑神庙已经斑驳破败,然而关于红军的传说却依然还在这条街上流传。有人说这里有红军坟,是当地百姓为受伤过世的红军所建。

    村民夏启顺说,听他的父亲说,百姓发现这名受伤的红军是在1935年的冬天。红军的名字没人知道,只依稀听闻姓赵,没过多久便过世了。随后夏启顺的父亲与周边几名男人一起扛起红军将其埋在了后山上。

    夏启顺回忆,从他小时候开始,便没有见过红军的家属前来拜祭,可能是其亲人根本不知他葬在了这里。希望有关专家对他的身份进行确认。高隆礼表示,尽管目前关于侯扬明所说的鸡鸣会议旧址在罗姓船工家的说法尚未得到证实,但是若能证明红军坟的确存在,就能证实当年红军行径林口镇、鸡鸣三省村的历史。

    高隆礼说,今后当地将以鸡鸣三省独特的景观,以及红军长征的历史背景,打造红色文化旅游。 李慧超

 

责任编辑:朱可翔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