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电影《立春》:妥协式的反抗与反抗式的妥协

发布时间:2014-08-08 20:59:01   来源:贵阳网  

摘要:“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里还没甚春天的迹象,但是风真的就不一样了,风好象在一夜间就变的温润潮湿起来,这样的风一吹过来,我就可想哭了,我知道我是自己被自己给感动了。”这是电影《立春》的开头, 漫天的灰色调与风沙,裹挟着蒋雯丽的包头话,很煽情也很文艺。

“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里还没甚春天的迹象,但是风真的就不一样了,风好象在一夜间就变的温润潮湿起来,这样的风一吹过来,我就可想哭了,我知道我是自己被自己给感动了。”这是电影《立春》的开头, 漫天的灰色调与风沙,裹挟着蒋雯丽的包头话,很煽情也很文艺。

《立春》讲述一位丑陋出众的女人王彩玲(蒋雯丽饰)歌剧唱的特别好,在闭塞的小县城学校里教音乐,郁郁不得志。她一心想离开小城并谎称被调到北京了。爱情上不如意的她遇到了同是文青的热爱绘画的黄四宝。自认为她和黄四宝之间有爱,并在黄酒后发生了关系,黄四宝公然在众人面前说王彩玲强奸了他。王彩玲自杀未隧并认识了跳芭蕾舞的胡金权。胡为了摆脱世谷的非议提出要与王假结婚,遭到了王彩玲的回绝。绝望之中胡做出了惊人之举:众目睽睽之下用一种非常态的方式证明自己,并将自己投入了监狱。高贝贝为了达到让王彩玲帮助她参加大奖赛的目的,编导了一出苦情戏。至此,王彩玲开始向生活妥协。

蒋雯丽在镜子里活灵活现地唱《为艺术为爱情》:“献身于艺术,献身于爱情,我衷心地爱护一切生灵。对待世界上劳苦的人们怀着热诚,永远是虔诚的信徒。时常向上帝祈祷,献上我纯洁的心灵,时常把鲜花供奉,但在这悲痛时刻。为何啊、为何,上帝……

为何对我这样残酷无情 !”

她这样唱的时候,脸上仿佛贴了金一般有光彩。只有那一刻,她才是美的。

这部电影,别人拿理想、文艺、梦想理论。梦想就象内裤,可以有,但是你不能穿在外面。往往故意展示在外的,也不一定,都是内裤。 理想象内裤,可它不等同于内裤。是不是,也不能穿在外面啊。

那么,我干脆拿爱情来说事。从鸡蛋里找骨头玩。

其实,王彩玲只要让她拥有了爱情,唱不唱歌,都不是什么问题。哪怕让她唱到维也纳的金色大厅。王彩玲的真正遭遇,其实是从误读爱情开始。没有爱情,咱还不能矫情吗?女人一旦拥有了自己所要的爱情,就什么都不稀奇了。特别是象王彩玲这样,阅尽人间冷暖,以致于后来她所有的虚荣,都是为自己所欠缺的爱情描龙画凤。

当她一厢情愿地把与黄四宝强行演绎成“爱情”时,她为自己关闭了一扇转身的大门。也就是说,是她自己,把自己推上了那座高塔。她天真地以为,他们有共同语言,有共同的遭遇,就可以有爱情了。拥有共同语言的,也未见得是同类,还有可能是八哥呢。

其实那是一场本该心酸的场景:王彩玲身著自制的缀满珠片的华丽舞台装,一脸的绝决,从高塔上跳了下来。看的我笑了,女人若是爱到没有了智商,却受到不对等的待遇,那么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之间有的不是爱。别指望着爱情是你一生的救赎,指不定谁埋谁呢。

顾长卫是残忍的,给王彩玲安排了比死还不堪的结局。比死更不堪的,是活下来之后的日子。她拿什么来面对?王彩玲的心理承受能力,完全超过了导演所能忍受的。所以,顾长卫才塑造出这样一个人物,很顺理成章。什么叫救赎?顾长卫这一点很聪明,她给主角的自我救赎是以反抗的方式,向生活妥协。即被生活招安,还要给她量身打造一副好反骨。

个人认为胡金泉才是这部戏的亮点。当他以一种绝决的、义无反顾的方式,以貌似妥协的方式,给予现实最血淋淋、也最惨烈的反抗。看着他掂着脚尖,戴着脚镣与手铐舞蹈,那是一种心疼与痛心的感觉。多么像武侠小说的场景,明明知道自己和对手实力悬殊,却非要迎上去,非要让你听到那种以鸡蛋迎接石头的破碎声,甚至还会在渐渐暗去的光影里,向你翘起他的兰花指。

王彩玲离人群远点,再远点。人群都在节日里,在狂欢里,在烈酒里。在春风得意里。她既骄傲,又卑微。骄傲又卑微地被生活伤害,被自己设计的爱情迎头一击。她向往爱情,却又惧怕。只是她以为,他们都是一样的人。她前所未有的勇敢,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可能一直都不明白:他们明明都是一样的人,怎么就不爱呢?其实爱情有时候就象是蘑菇,你得有菌,才能冒头,而不是有病。

丑并不是她嫁不出去的理由。诸葛亮的老婆还丑呢,人家聪明贤惠;简爱也不漂亮,人家靠尊严与智慧赢得爱情;而王彩玲呢,怀里就象揣了一只刺猬,不讨好,更不会讨巧。既使是你简,也未必遇得上罗切斯特。只要肯,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在这一点上,她的坚持与她的轻率一样固执。“留下,还是留开。”是小镇青年面临的问题。

她最后妥协的方式是征婚未果去领养了一个兔唇的女孩,并抚养长大做了手术,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最后,王彩霞站在金色的舞台,眉目生动,表情达意。或许,这只是顾长卫给她的幻象,一种自我安慰。她的遭遇,她把这一切归罪于她的丑。她不能怪顾长卫把她设计得这么丑,这只是推波助澜的小技巧。当然,王彩玲也不能怪我,这么毫无恶意地挑骨头。为什么她会这样,蒋雯丽肯定问过顾长卫,不会来问我。另外,她把羊卖了,那分明是她父母的养老钱。那个丧失劳动的老父亲带着老母亲,怎么生活呢?我只能说这些。

他不说,我也不说。我左右,而言他。其实我要说的,真的不是这些。

责任编辑:赵冀昌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