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广告

亲情之花,在苦难中绽放

发布时间:2014-08-08 21:10:02   来源:贵阳网  

摘要:第一次读《凡高画传》,是在三亚蜈支洲岛度假时,当时合上书页,禁不住泪如雨下,除了嘘唏于凡高的痛苦人生,更是深深地被他与弟弟提奥的亲情打动,我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放肆地哭了一场。

亲情之花,在苦难中绽放

——读《凡高画传》有感

第一次读《凡高画传》,是在三亚蜈支洲岛度假时,当时合上书页,禁不住泪如雨下,除了嘘唏于凡高的痛苦人生,更是深深地被他与弟弟提奥的亲情打动,我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放肆地哭了一场。

每当凡高生活窘迫时,提奥总是及时地给予经济援助,凡高生着病、发着高烧、几天都没吃过一点东西时,提奥来看他,看到他生活环境竟然是如此悲惨时,马上给他买来干净的床单和被子换上,服侍他躺好,又用新买来的灶具和食物,煮了热腾腾的牛奶和鸡蛋,喂他吃下。

凡高把每个月提奥寄给他的生活费,总是先购买画布和颜料,剩下可怜的一点才用来买黑面包和劣质奶酪度日,没钱的日子,他只能挨饿或以水充饥。

凡高是为作画而生的,提奥是为凡高而生的,凡高不被他的家人及当时的社会认可,一生没有家庭和子女,大家都觉得他是疯子,只有提奥,无论从生活还是艺术上,总是源源不断地给予他支持,鼓励他,帮助他,直到他在自己怀里死去。

提奥小心地保存着凡高邮寄给他的七百多封书信,凡高寄给他的每一幅作品,他都按日期顺序整理好,挂在家里的墙上,作为迎接凡高到家里来做客的礼物。

凡高去世后六个月,提奥由于悲伤过度,也随他而去,提奥的妻子把他们两个葬在了一起,他们真正实现了生死不离。

如此深厚的手足情谊,感动和震撼的同时,使我不由得联想到了自身,我有一个姐姐,也如提奥对凡高那样,深深地爱着我。

我清楚地记得,我上大学第一个学期的学费,是父亲跑遍了几个村子,跑了一个多月才给我借齐的。父亲送我搭车上路时,递给了我第一个月的生活费,这是一叠厚厚的人民币。这叠人民币是由一大堆零钱组成的,最大金额的是一张五十元纸币,还有二十元、十元、五元、两元、一元、五角的纸币,残破、零散,还散发着汗水的味道,但是父亲却把它们整理的很整齐,接过钱,我的鼻子一阵发酸,我知道,这些都是血汗钱,也知道,家里的确再也拿不出钱来供我读书了。

就在这一年,姐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她被分配到了一个遥远的山城,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据说她刚开始的工资每个月只有二百多元,但她坚持留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她要供我读书,减轻家里的负担。

她拼命攒钱,不仅攒够了我的学费,每月还寄给我三百元的生活费。我们经常通信,她总是告诉我她很好,不用担心,要我吃好点,好好学习。

这些年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度过的,直到我大学毕业去找她,才看到她脸颊瘦削,比原来在家乡时整整瘦了二三十斤。翻翻她的衣柜才发现,一个正值爱打扮的年纪的年轻姑娘,几年来竟然没添置过一件像样的衣裳。

她见我穿得寒酸,怕我被城里人瞧不起,硬是拉住我到大商场里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换上。到了城里我什么都不懂,没乘坐过电梯,不知道传真机如何使用,不能熟练使用电脑,不懂得社交及餐桌上的礼仪,她一样一样地教我,直到我学会为止。

我们这时候的大学生已经不包分配,整整一个多月,我住在姐姐小小的出租房里,每天早上她起床去上班,我起床去人才市场找工作。下午下班后她拖着疲惫的步伐去菜场买好吃的菜,做饭给我吃。

她的出租房摆不下过多的东西,每晚我俩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她喜欢和我说起童年的事,她说她最想念老家屋后的那条小河,小时候母亲喜欢带我们俩去河边洗衣裳,母亲一边洗衣裳,一边叮嘱她,让她看好我,不要到水深的地方玩耍。那河水是那样的清澈,我们在河里洗澡、嬉戏,抓小鱼、捉螃蟹,她还帮母亲到长满了青草的河坡上晾晒衣服,那时候太阳是那么大,通常等到母亲洗完所有的衣服,洗完澡出来,河坡上晾晒的衣服已经晒干了,于是她又帮母亲把晒干的衣服收到箩筐里,我们在夕阳下跟着母亲回家。

有时她也会开导我,让我不要着急,工作的事情慢慢找。我说要是我一直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她说你是我在这个城市里最亲的人,要是你一直找不到工作,我就一直养着你。

后来还是在姐姐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才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安定下来,姐姐瘦削的脸颊开始渐渐丰腴起来,衣着打扮也开始有了点亮色。

我与姐姐,同凡高和提奥一样,无所不谈,遇到困惑时,姐姐经常和我交流,她说,你是我妹妹,在这个城市里,只有你和我是有血缘关系的,很多心里话,我只能对你说。我也信任并依恋着她,工作中遇到问题,感情上碰到困惑,总是第一个找到她,向她倾诉,她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也会首先征求我的意见。

在姐姐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我用省下来的钱,乘公交车来到花市,包了二十四朵红玫瑰送给她,姐姐接到花,喜极而泣地说:“这是我第一次过生日收到玫瑰花,你长大了,懂事了……”

有亲情的日子我不孤独,我们比凡高和提奥过得幸福。假如百年后,能和姐姐葬在一处,我会更幸福。

责任编辑:赵冀昌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内容页右侧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