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踏访鸡鸣三省村:重走红军路 听听老故事

发布时间:2014-08-08 19:42:38   来源:贵阳日报  

摘要:鸡鸣三省之黔、滇、川交界处,当地乡民交往需这样跨过界河。据介绍,“鸡鸣三省会议”曾在这个小院内召开,当年的见证人侯明扬老人在讲述当时的场景。依托“鸡鸣三省”得天独厚的悬崖景观,结合红军长征“鸡鸣三省”会议的历史背景,毕节市正积极打造鸡鸣三省红色文化和百丈崖观光探险相结合的特色旅游。

  鸡鸣三省景区峻峭自然的景观。

  鸡鸣三省之黔、滇、川交界处,当地乡民交往需这样跨过界河。

  据介绍,“鸡鸣三省会议”曾在这个小院内召开,当年的见证人侯明扬老人在讲述当时的场景。

  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纪念碑。

  当年红军主力部队由此山间小道,进入鸡鸣三省村,召开了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

  更多精彩视频请登录tv.gywb.cn观看。  新媒体实习记者颜勋

  记者踏访·毕节篇

  位于毕节市东北面75公里,地处黔、川、滇三省交界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名叫“鸡鸣三省”的小村庄,原是一个默默无闻的苗族村寨,因红军曾在这里召开党史上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而闻名遐迩。本报记者在毕节踏访的第二站就是“鸡鸣三省”村。

  据史料记载,1935年2月,结束遵义会议、完成了一渡赤水的中央红军,在大年初二的炮声中,从四川跨过三省界河,沿着古老的盐道到了贵州境内,隐蔽进入了这个小村庄。

  当日在这个“雄鸡鸣叫,三省皆闻”、“一步踏三省”的村庄,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洛甫)、博古、王稼祥等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会议。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张闻天接替博古对中央负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总书记),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这次会议就是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

  毕节市党史地方志研究室副主任、史学家高隆礼说,这次会议的意义,首先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推选和委任党的最高层领导人,是中国共产党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其次是从组织上彻底清除了王明“左”倾错误路线在党中央的影响,为正确制定和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第三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始形成,增强了党内团结,为长征、乃至中国革命的胜利提供坚强的保证。鸡鸣三省会议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

  因为这次会议的历史意义,又在三省的交界处召开,史称“鸡鸣三省会议”。但这个会议地址具体在哪里,党史研究者们一直有争议,没有定论。

  1 踏访旧址 见证往日繁华

  不久前的一天,天光未亮,记者就在毕节市文史专家的带领下,前往鸡鸣三省村探访。汽车在连绵起伏的乌蒙山脉中穿行,远山被清晨的薄雾笼罩着,我们体会着毛泽东笔下的“乌蒙磅礴走泥丸”的气势,终于在3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

  “先去看看鸡鸣三省会议纪念碑吧!俯瞰一下三省交汇的地貌。”毕节市七星关区史志办主任张涛建议说。

  在赤水河南岸“鸡鸣三省”小庄子老鹰岩最高处,矗立着由肖克将军题写的“鸡鸣三省”四个大字的纪念碑,这是1996年2月为纪念“鸡鸣三省会议”召开61周年,原中共毕节地委、毕节地区行署和原中共毕节市委、毕节市人民政府共同修建的。

  “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左边隔着渭河的是云南的白车村,右边隔着赤水河的是四川水潦乡岔河村,川滇之间的河流叫倒流水。”史学家周遵鹏一一指点。

  此处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谷崖壁陡峭,险峰重岭,河谷幽深。谷底,渭河和倒流河汇集成赤水河,一派壮丽奇秀的山水峡谷风光,也体会到“鸡鸣三省”的奇妙。

  “鸡鸣三省村所属明、清数百年的林口古镇,长期处在川盐古道之上,集市较为繁荣,吸引着毗邻的川滇两省村民前来赶场,都习惯于说赶‘鸡鸣三省’,‘鸡鸣三省’成了林口集市的代名词。”周遵鹏说:“这儿虽然偏僻,但人文深厚。苗族同胞吃苦耐劳,聪明能干,民风淳朴,过去常以耕种、捕鱼、熬硝为生。”

  当地为把此处打造成红色文化景区,在2011年开凿了全长800余米、含1380梯步的栈道,沿着栈道朝下走,我们很快到了谷底的三条河流交汇处。

  今年干旱,水流并不大,大家坐在河岸休息时,看着岸头上两个人工开凿的石臼,议论起来,“这是原来居住在这里的人家用来舂米和辣椒、糍粑等食物的。”据高隆礼介绍,这儿曾非常的热闹,装载着盐、布匹等货物的商船来来往往,贵州的这家人姓罗,住房与清政府设置的盐税关卡连接在一起,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一场大雨引发山洪,大水把房屋冲走了,现仅存部分地基;四川那边的摆渡人家姓赵,搭载着三省的村民往返。解放初期赵家还在继续为三省往来之人摆渡,但不收过渡费了,而是国家每月发给他几十块钱,当干部对待。现在人已经搬走他乡,但码头的遗址还在此。

  由于赤水母亲河的千古润育和川滇古盐道的对外交往,这儿的文化名士游踪旅迹累见,骚客赞叹吟唱不绝。历史悠久,人文底蕴比较深厚。

  “要重走当年红军入贵州的路,需要探访三省地界,我们先过河到云南境地去。”张涛建议。我们趟水而过,入了滇地,沿古老的盐道爬了半个小时后,终于走上一段平地,回望贵州,观音崖、老鹰崖、抱胯崖等景观,巍峨峻峭,更见山的美丽。

  2“鸡鸣三省”具体地点 学界争论众说纷纭

  站在云南边界,一块小小的“鸡鸣三省”石碑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鸡鸣三省会议’召开的地点有争议。”周遵鹏说,“争议的焦点,‘鸡鸣三省’到底是一个具体的一个地名,还是泛指三省交界较大的地域范围。”

  “1935年2月3日到6日,红军在这一带运动作战,红军转移频繁,当事人回忆,会议是在“鸡鸣三省”一带召开,却没有准确佐证具体地点,至今在中共党史上众说纷纭。”高隆礼说。

  现在三方争议地名为:贵州鸡鸣三省村、云南花房子、四川石箱子。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证明会议在贵州召开的事实,一是党史中的权威资料,二是由来已久的‘鸡鸣三省’村名。”周遵鹏说。

  《中国共产党六十年大事简介》(国防大学出版社)一书载:“二月五日,在贵州省的‘鸡鸣三省’村,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了分工,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责。”

  据中央党案馆存资料周恩来讲话稿《党的历史教训》,1972年6月10日,周恩来在当时党中央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讲话时说:“从土城战斗渡了赤水河。我们赶快转到三省交界即四川、贵州、云南交界地方,有个庄子名字很特别,叫‘鸡鸣三省’,鸡一叫三省都听到。就在那个地方,洛甫才做了书记,换下了博古。”

  “鸡鸣三省村记载最早见于清末及民国年间,这是我们对这个地名进行多方求证得来的。”高隆礼说。

  今年2月,毕节市、区两级史志部门联合考证组,在庄子中清朝“三圣宫”古庙遗址上,发现了清代及民国的两块古石碑,民国石碑碑文详细记载了庄子的地理位置,同时记载“三圣宫”由鸡鸣三省各姓村民捐资、民团团首周朝阳承办重建。

  另据云南省镇雄县史志办编印的《镇雄对联集成》:民国时,镇雄县教育科科长涂向仁应邀为毕节发戛土司余祥恒撰写庄园大门对联,联文是“东临蜀水,西拥滇山,鸡鸣三省钟灵地;昔尚武功,今崇文治,虎踞千秋耀德辉。”发戛土司庄园就在林口镇鸡鸣三省村旁。鸡鸣三省村这片土地原来就是发戛土司家的领地。从此,人们就称这里叫“鸡鸣三省”。涂公之联,成为林口“鸡鸣三省”小庄子取名的第一联。

  党史专家分析:从周恩来的讲话中,可看出“鸡鸣三省会议”会址必须具备三个最基本的要素:一是“鸡鸣三省”不是一个区域概念,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名;二是“鸡鸣三省”必须是一个村子;三是“鸡鸣三省”的地理位置必须是在三省交界的地方。贵州的“鸡鸣三省”恰恰符合了此三个要素的要求,因此“鸡鸣三省”应在贵州林口的鸡鸣三省村。

  可见,中央红军一渡赤水,来到赤水河上游北岸的四川石箱子进行短暂休整后,由于鸡鸣三省有川盐古道贯通,而且黔军防守比较薄弱,加之地势险要,1935年2月5日党中央、军委纵队即从三岔河进入鸡鸣三省村,在这个小庄子里召开了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

  3 重走红军路 听听老故事

  史学界的“会址”之争并没有影响三省交界乡民之间的友谊,中午我们就在云南老乡家中享受了一顿美味后,踏上了归程。

  下到谷底,站在两省村民自发捐资修建的一座小桥上,仰望即将翻越的大山,真有点发怵。“看到山腰间那条隐隐约约的小道吗?那是一条古盐道,当年红军由此进入鸡鸣三省村的。”张涛说。

  沿着窄窄的山道,盘山而上,一面是万丈深渊,一面是悬崖峭壁,大家专注着前行,不敢有半点的马虎。有时是手脚并用,有时互相拉上一把,不知出了多少汗,歇了几歇,才终于来到古盐道。

  这条盐道长约2公里,从三岔河口观音岩半崖间至鸡鸣三省村,极端险要,宽度刚够一人行走,上下方都是悬崖绝壁,谷底河段是深不见底的险滩。走着古道,令人生畏,但对革命前辈大无畏精神的敬佩,也从心中油然而生。难怪陈云、伍修权回忆道:“我们进入鸡鸣三省的那段路很险要,只能够一人行走,只要稍有阻塞,就将是全军覆没。”

  古盐道一直延伸,2小时后,我们走进“鸡鸣三省”村中时,已是下午的五点多钟。来到一个农家大院,我们看见院里的老屋摇摇欲倒,据说已有300余年的历史。“当年红军就是在这个院子里开的会。”当年历史的见证人,87岁的侯明扬老人,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一切。

  他回忆着:“那年我9岁,大年初二清晨,我带着两个小妹在崖口放牛,突然看到不少背枪的人上山来,心里有点害怕,用苗语喊道:小妹快跑。跑了不远,回头发觉这些人不吵又不闹,安安静静地朝前走,我才停下来站在路边观望。”他还记得,有一位红军摸着他的脑袋说:“小孩子不要怕,我们是红军。”他看见大部分人穿着灰色军装,还有绑腿,有的穿着草鞋,人越来越多,大概有300人的样子。

  “进入村子后,大部分人就地休息。我站在不远处望到这个院坝,红军或站或坐,有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像是在商量事情。”侯明扬回忆,还有不少的女红军,顺着寨子上去,边走路边宣传。她们说:“老乡们不要怕,我们是红军!出征打天下的。”

  这个时候,老百姓不再恐惧,走出家门看热闹,高兴得不得了。大概停留了两个多小时部队就离开了。侯明扬还告诉我们,三天后,竟然发现邻居张家兄弟张士明、张士周不见了,十几年不见踪影,音信全无,不知道去了哪儿,直到后来张家媳妇改嫁、父亲去世,也没见他们回来。“直到1954年的夏天,已担任甘肃省成县县委书记的张士明,回家探亲才揭开了谜底,原来兄弟俩当年参加了红军,大部队爬雪山、过草地时,张士周牺牲了。”

  “后来,在贵州这方渡口摆渡的罗家人回忆说,1952年看到毛主席相片时,认出毛主席就是当日搭乘他家船的红军之一。”侯明扬老人说,“根据我自己所见、张家兄弟参加红军队伍、罗家船工的回忆等,1935年2月5日,红军的的确确是到过我们这个鸡鸣三省小山村的。”

  4 打造红色文化旅游区

  “山水称奇秀 ,人文贯古今。”这是对毕节市七星关区鸡鸣三省景区富有诗意的描述。

  依托“鸡鸣三省”得天独厚的悬崖景观,结合红军长征“鸡鸣三省”会议的历史背景,毕节市正积极打造鸡鸣三省红色文化和百丈崖观光探险相结合的特色旅游。

  “整个景区的建设预计将投入3亿元,争取2015年全面对外开放。”林口镇副镇长朱勇向记者介绍说,规划中的景观将有红军长征博物馆、纪念广场、红军度假村、“惊魂崖”上万丈悬空的惊险项目等。

  借助厦蓉高速、成贵快速铁路的便捷交通优势,打开景区旅游的大门,吸引更多的外来游客到“鸡鸣三省”观光、旅游、览胜,尽情欣赏大自然风光的瑰丽,享受人文景观的乐趣,接受红色文化的洗礼,促进当地旅游事业的发展、繁荣,造福这方百姓。

  “我们计划2015年2月5日,在这里举行一个‘鸡鸣三省会议’研讨会,邀请全国权威的长征史学家参加,更加详细论证这次会议的重大意义。”张涛主任说。

  一生都生活在交界地的侯明扬老人,道出了这儿大多百姓的心声:“我希望三省的政府修起连通三地的桥,串亲戚、走朋友,不再下河淌水,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本报记者 刘辉 向策 文 / 图

责任编辑:王丹丹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